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斯文败类 > 第四十章

第四十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方旖坐地铁回到小区附近,又徒步在马路边慢走,有点心不在焉地看着大街上的车水马龙,满脑子都是江任许和周洛琛的事。

    不是没想过周洛琛这样的男人会有怎样的过去,也不是没想过那样一个对女人很有手段的男人会有过多少女人,可真碰上了,却觉得自己并没办法像她想的那么坦然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忍不住长叹了口气,方旖走进所住小区,拐了几个弯来到单元楼下,却看见了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周洛琛站在他的车旁边,单手夹着根细长的香烟,安静地望着她这儿。

    他瘦瘦高高的身材被黑西装包裹着,挺拔如青松般的身影几乎没入黑暗。

    方旖停在原地,上前也不是,退后也不会,干脆僵在那不动了。

    周洛琛掐了烟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,随手弹了弹身上并不存在的烟灰,慢条斯理地走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他微微挑眉,目光撩人地望着她:“还在生气?”

    方旖抿唇不语,蹙眉看着他,用沉默来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周洛琛莞尔一笑,嘴角弯曲的弧度带着蛊惑人心的色彩,这样的律师到了法庭上,恐怕就和演艺圈里太过漂亮的演员一样,让人觉得像个花瓶,空有外貌,没有真才实干。

    然而他不是那样的,他是有真材实料的,也正因为此,他变得那么稀有和珍贵,让那么多女性为之沉迷。她何其有幸,成为他此刻为之驻足的那个人,但这份殊荣可以持续多久?一旦失去,她又该如何自处?

    “这么生气,说明你很在意我啊。”周洛琛双手抄兜,看起来心情挺好,并不担心方旖的怒火,“你就这么爱我?”他用难辨情绪的话语缓缓说道,听不出调侃,但还是叫人脸红。

    “谁爱你!”方旖瞪了他一眼,越过他想走,但他拉住了她的手,把她的手紧紧握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方旖有点不自然,想扯回来,可力道却敌不过他,只好开口道:“放手,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周洛琛转过身去面对着她,人是细细长长的,脸也英俊得不行,活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。不过他的肩膀很宽,方旖也曾有幸目睹过他衬衣后那优美的肌肉线条,他这种外面看着清清瘦瘦,其实里面很有料,长腿细腰,身材高挑的男人,再穿上阿玛尼的经典款西装,做着一份体面又充满智慧的工作,莫道是她和事务所那一众女孩,即便是名媛千金,恐怕也抵抗不了。

    “别生气了。”周洛琛轻巧地开口,三言两语把事情说清楚了,“江任许是严肃的人,跟我只是曾经的上下级关系,外人乱想也就算了,你也不信我?”

    “严肃的人?”方旖诧异地望着他,“不会吧?我听陈助理说过江任许的事,我怎么觉得,她和严律师……不太搭……”

    周洛琛轻嗤一声,却并不是反驳方旖的论调:“当然不搭。”他单薄的衣衫站在临近十二月的寒风里,却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冷,说话很平静,“酒后乱性,谁说得清是不是她处心积虑,不过她总归是个女人,吃亏的不会是男人,也就那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方旖觉得头有点大:“我听不太懂。”

    周洛琛用很迁就的语气说:“她那种人办出来的事,你这种人自然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方旖不太理解:“我是哪种人,她又是哪种人?”

    周洛琛弯下腰凑近她的脸,毫无预兆地在她唇上吻了一下,语调磁性而富有魅力:“她是什么人不必费心讨论,但你是我喜欢的人就够了。”话毕,他看见方旖又害羞了,才轻描淡写地说,“两年前事务所聚餐,严肃喝的有点多,第二天起来就打电话告诉我,他和江任许出了点事。本来这事儿拿一笔钱也就解决了,可后来江任许怀了孕,死活要生下来,严肃不喜欢她,更不想这么早有孩子,所以找我出出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就是她失踪的原因?”方旖感慨道。

    周洛琛颔首道:“孩子是肯定不会让她生下来的,她也算挺厉害了,拖到怀孕六个月才松口去做了引产,后来就一直休息到现在,期间严肃不好直接接济她,怕她再有别的想法,但良心上又过意不去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他就拜托你把钱给她?”方旖干巴巴接话道。

    周洛琛从善如流地点头,眼神悠远地凝视着她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方旖沉思许久才说:“怀孕六个月,孩子都已经差不多成型了,这样还要引产,和杀人其实也没太大区别。”

    周洛琛没有发表太多看法,仅仅是:“错误的结晶来到世上也不会幸福,与其痛苦一生,还不如没开始就结束。”

    方旖不敢苟同,毕竟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,但这事儿不是她和周洛琛的事,他们没必要因此争论,所以她转了话题:“那严律师应该不希望江任许回来上班吧,她为什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方旖说着话,实在看不过去周洛琛只穿着单薄的西装站在寒风里,竟然解开了自己的大衣扣子,要把外套给他。

    周洛琛一怔,看着带着她体温的大衣披在自己肩上,尺寸那么小,根本不合适,但他心里却异常温暖。

    “我不冷。”他摘下大衣又给她披上,“你别着凉就好。”说完,像怕她拒绝,立刻转了话题,“我和严肃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回来,大概是不甘心吧,总之这件事跟我没关系,别人的看法我并不在意,你清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方旖叹了口气,暗叹这黑锅侠他当的也倒毫无怨言,挺讲哥们义气的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还是装不知道吧。”方旖道,“这算是丑闻了,严律师肯定不希望第四个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周洛琛、严肃、江任许,这是三个人了,方旖是第四个,她得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。

    周洛琛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子,柔声道:“真懂事儿。”

    方旖羞涩地躲开沉默下来,周洛琛却说:“这事儿算是说清楚了吧。”

    方旖抬眸望着他,虽不解他这话用意,却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周洛琛意味深长道:“那么,你今天冤枉了我,还把我一个人丢在餐厅,该怎么弥补我?”

    方旖得感谢此刻黑暗的天色,否则她这通红的脸蛋可要丢死人了。

    见方旖不说话,周洛琛又拿老账出来算:“我之前还帮了你那么多忙,你又要怎么报答我?”

    方旖咬咬唇说:“我攒了不少钱了,我拿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周洛琛似笑非笑地问:“你觉得我缺钱么。”

    钱,周洛琛自然是不缺的,那她能给他的,就只有那么些东西了。

    方旖低下了头无法面对他,他将她的一切举动尽收眼底,心下已经了然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已经想到弥补和报答我的方式了。”周洛琛再次弯腰吻了吻她,这次是她的耳垂,他在吻她时轻轻耳语道,“二十一号我生日,晚上去我家。”

    方旖没拒绝也没答应,但沉默有时候有着另一个意思,那就是默认。

    周洛琛又亲了亲她,虽然现在不是光天化日,却也是大街小巷,这样子实在不成体统,所以方旖渐渐开始躲避。

    周洛琛见此,方才慢条斯理地站直了身子,与她道别:“我先回去了,晚上早点睡觉。”

    方旖点点头,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

    “这么怕我。”周洛琛声音有点沙哑,“生气的时候怎么那么英雄呢。”

    方旖下意识反驳道:“我哪有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没有。”周洛琛摸摸她的头,柔声道,“真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方旖看着他,他英俊的五官与温柔的表情落入她眼中,他表现出来的那份感情,令她心里滋生出深深的不舍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开车小心点。”方旖情不自禁地上前主动拥抱了他,在他怀里窝了好一会,才依依不舍地退开,然后犹豫片刻,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唇角。

    周洛琛自始至终站在那里任由她抱着和亲吻,脸上一直满是情意。等她的吻结束,他沉默半晌,才开口说:“你这样我都不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方旖无奈推他:“快走吧!”

    周洛琛用眼神快速将她全身扫了一遍,讳莫如深道:“还有不到十天。”没头没尾地说完,他转身跨上了车,与她道别后开车离去。

    方旖在门口又站了好一会,才舍得回家去。可她才走进单元楼,就发现母亲倚在那里,有些目瞪口呆地站着。

    方旖立刻皱起了眉,不知道母亲看见了多少,只好试探性地问:“等我很久了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