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斯文败类 > 第三十七章

第三十七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十一月的港城市已经开始冷了,天气类似北方,却又属于南方,使得这个城市的人在这个季节很难熬。因为,这个时候北方已经供暖,而这里还要靠空调。

    在事务所还好,不会冷,可是回了家,方旖又因为电费问题不舍得开空调,结果没多久就冻感冒了。

    现代都市的白领们身体大部分都属于亚健康状态,方旖这小小的感冒吃了好几天药都没吃好,反而发起了低烧,搞得连上班都有点体力不支了。

    看方旖整天喝水吃药都不见好,周洛琛自然也很担心。他虽说刚败诉了一个案子,可那案子是出了名的难打,会是那种结果大家也不意外,是以还是会有很多人抢着要他来做代理律师,他手上这会儿有案子在跟进,确实挺忙的,所以在他要求下班带她去输液时,方旖拒绝了。

    她在短信里回复道:我自己去就可以,你忙你的。

    不缠人又不爱撒娇、善解人意的漂亮女人实在难找,周洛琛在觉得她很好时,又不免有些自责。女朋友生病了,他身为男友没有陪在她身边嘘寒问暖就罢了,好像连个假期都不能直接给她,毕竟她不是他的秘书,是隶属于邢肆的,这事儿他直接讲,怕惹人非议。

    邢肆是知道周洛琛和方旖的关系的,也知道方旖最近感冒很严重却还在坚持上班。他是个公私分明的人,不会因为周洛琛去为难方旖,他已经打算给方旖放两天假,正准备通知她,但就在他要去说之前,周洛琛的电话打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就拜托你了。”他在电话那头十分谦逊地说着,仿佛真的很惭愧一样。

    邢肆听完淡淡道:“你不说我也打算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多谢。”周洛琛和他道了谢,便挂了电话,翻了翻日历,十一月中旬,马上要到他生日了。

    往年,周洛琛并不期待生日,甚至常常忘记。都是别人提起来,给他送礼物来时,他才想起有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只是,今年不一样了,他倒不是想过生日,也不是期待新出现的女朋友能给他什么好礼物……当然,如果她执意要给,那他觉得,最好的礼物就是她自己了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方旖被邢肆早早放了假去挂水,她这病光吃药已经挺不住了,只好去挂水,虽然静脉注射是下下之选。

    挂水的地方人很多,可见这场寒冬给人们的打击很大。方旖窝在椅子上靠着,闭着眼假寐,脑子在想的事与周洛琛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周洛琛是11月21号的生日,天蝎座,还有不到十天就是他的生日,她送他些什么好呢?

    他那么富有,什么都不缺,她能给他的他都唾手可得,她能拿得出手的,似乎只有她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方旖虽然不算年长,却也不再是少女,她懂得一些男人的想法,更懂得周洛琛想要什么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晚上在他脖子上种下草莓之后,到今天那些痕迹也没有完全消失,只是越发浅淡。周洛琛每天都很忙碌,不光是见委托人,还要见一些朋友,他那副样子,着实是有不少麻烦。虚衍寂灭

    方旖在愧疚的同时,也知道她恐怕躲不了太久,周洛琛不会就这么搁着她一直“相敬如宾”下去,说不定他已经打算好了,在他生日那天,两人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想着这些,方旖本来因病而有些苍白的脸泛起了红色,她睁开眼拿起手机想给周洛琛打个电话,不过在她拨号之前,母亲的手机号显示在了屏幕上。

    方旖怔了怔,母亲已经好久没给她打电话了,今天忽然打来,她还有点不习惯。

    带着点犹豫接起电话,方旖简单跟母亲打了招呼,得到了一个让她心情复杂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小旖啊,你在那边一个人住又要工作,很辛苦吧?马上要元旦了,妈妈去陪你住一阵子,照顾照顾你吧?”方旖的母亲说道。

    方旖有些发愣,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母爱这种东西了,今天在病中,人的神经正是最脆弱的时候,忽然听到母亲这样说,她很难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照顾他吗?”方旖哑着嗓子问道。

    方母听着她的声音反问道:“你声音怎么怪怪的,感冒了?”

    方旖扫了一眼快要挂完的水,如实道:“嗯,挺严重的,在挂水。”

    方母立刻道:“你爸爸这里挺好的,我想你了,想去看看你,和你住几天,你能把你的地址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方旖一直没给过方母她的具体住址,搬家后方母更是连她所住的街道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听着母亲带着浓浓关心和愧疚的话语,方旖深思许久,才说:“好,那我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,你大概什么时间过来?”

    方母道:“我明天就去,你生病了不舒服,我去照顾你,我今晚就收拾东西。”她原本怕方旖不答应,所以没敢收拾东西,现在听她答应了,高兴得言语都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方旖“嗯”了一声,跟她道别,但方母接着说:“小旖,上次你爸爸去找你的时候,是不是见过谁啊?他回来之后大变样,可他又不跟我说是为什么,也不是见过你,那到底是……”

    方旖问: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也不能怪她太警惕,实在是过去母亲问这些时都没好事,她下意识地认为,方母这样大打亲情牌是继父又缺钱了,想坑周洛琛。

    然而,方母却只是说:“没什么,就是想带点东西送给人家,谢谢人家的帮忙。我们家现在能有这样,全靠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方旖松了口气,忍不住笑了:“咱们能有什么东西给人家啊,人家会缺那些?”大荒剑圣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