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斯文败类 > 第二十九章

第二十九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周律师要离开了吗?”方旖端着水杯朝他走去,他忽然往后退了一步,别开了头。

    方旖微微颦眉,但很快又恢复笑脸,客气礼貌地说:“那,再见了周律师。”语毕,绕过他回了座位,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周洛琛侧首看着她看似认真的工作,心里升起一丝很难形容的不甘。他短促地呼吸了一下,抬脚离开了事务所。

    当晚,周洛琛没有到酒店参加事务所的聚餐。作为今晚的主角,他的缺席让大家有些扫兴,但严肃是个很会活跃气氛的人,有他在大家倒也没低落太久。

    夜里九点多时,邢肆送方旖回家。今晚他没喝酒,方旖是他的秘书,由他来送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将车子停在方旖居住的小区外面,邢肆蹙眉睨着车窗外的景象,似乎不相信这样一个惹眼的女孩会住在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方旖其实已经准备搬家了,虽然她现在的住处对面新搬来的几个单身汉已经好久没回来,但周洛琛说得对,住在这种地方固然便宜,可算上路上开销以及可能存在的危险,还不如搬走。

    邢肆并不知道她要搬走了,见她住在这种地方便立刻道:“这小区经常出事的,你怎么住在这?搬走吧,我跟财务部说一声,让他们多发你一笔住宿费,算是给你置个宿舍。”

    方旖受宠若惊道:“不用了邢律师,我已近选好房子准备搬家了,等十一放假我就搬。”

    邢肆闻言脸色缓和不少:“那就行,后天就放假了,你自己搬家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,没多少东西。”方旖感激道,“谢谢邢律师关心。”

    邢肆略不自然地别开头道:“不用客气,你在我手下工作的日子也不少了,基本关心是分内之事。”说罢,换了话题,“你住哪一栋,我开车送你进去,夜路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方旖也知道夜路确实不安全,所以顺从地告诉了邢肆该怎么走。

    邢肆将车子七拐八拐到了方旖家楼下,周围环境很差,他频频皱眉。好不容易捱到了家门口,方旖立刻解开安全带要下车,仿佛让邢肆多在这种地方呆一秒都是对他的亵渎。

    见方旖急着下车,邢肆提高音量道:“晚上睡觉关好门窗,只差一天了,不要出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方旖回眸对他一笑,柔声道:“嗯,我知道,放心吧邢律师,再见。”

    女孩在车灯下灿烂的微笑有着融化人心的力量,邢肆不自觉放缓语气,道: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方旖下车,临关门时再次对他说:“晚安,邢律师回去开车小心。”

    邢肆点点头说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车门被关上,女孩的身影进了单元楼,邢肆仰头朝楼上方看,不多会,楼上某个楼层一间房间亮起了灯光,那里应该就是她住的地方吧。

    发动车子离开之前,邢肆最后看了一眼方旖住的位置,瞧着没什么问题,终于放下心离开。

    他走后不久,后方很暗的角落驶出一辆黑色的凌志轿车,驾车的人正是周洛琛。

    周洛琛在方旖家门口一秒钟都没有再停留,车速很快地开出小区,在市郊无人的空旷道路上飞驶。

    车里不断响起“您已超速”的提醒,但这一点都不能撼动他,他的车速依旧那么快,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.

    翌日一早,方旖到公司后就给新住处的房东打了钱。她是从景阳市回来后去看的房,房子很不错,距离事务所也不远,坐地铁很方便,可以节省很多她在路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唯一有点让她犹豫的,是那间房子距离周洛琛住的小区不远,只隔了一条街,两个小区的门对着开。如果巧的话,她可能上下班都会碰见周洛琛。说不定去买早餐,都能遇见出门晨练的他。这对她来说是一种煎熬,不可能在一起的人,即便心里喜欢,却也不愿意上下班都遇见,那会让她更难整理心情。

    因为第二天就要放十一假期了,七天的长假让事务所的员工们心都飞了出去,方旖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晌午的时候,她把需要假期前弄出来的文件赶出来后,便拿着一个信封朝周洛琛的办公室走。在她走过去的时候,办公大厅有很多人都在悄无声息地关注着她,她也没放在心上,坦然自若地敲响了周洛琛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门里很快响起周洛琛淡漠疏离的声音,一如既往的低沉而富有磁性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方旖开门进去,抬眼瞧见周洛琛正站在办公室角落的穿衣镜前打领带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似有若无的烟味。

    屋子里有人进来,周洛琛却连头都没侧一下,依旧漫不经心地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。

    很少有人可以驾驭银色的领带,但周洛琛却可以衬得很好。他动作利落地将领带系好,把温莎结朝领口一推,明明是那么端庄严谨的动作,由他做来却充满了性感。

    这男人,真要命。

    打好领带,周洛琛才转头看向了来人,瞧见是方旖,倏地眯起了眼。

    “方小姐?真是稀客。”他语气平淡地说了一句,坐到办公室后面,曲起手指在办公桌上敲了一下,道,“过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方旖顺从地走过去,在办公桌上摆着的烟灰缸里看见许多烟蒂,她皱起了眉,下意识冒出一句:“周律师不是不会抽烟吗?”

    周洛琛听见她的问题,推了一下眼镜说:“我只是不抽,不代表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方旖尴尬地勾勾嘴角:“哦,是我想错了,我没见过周律师抽烟,就以为您不会,抱歉。”

    周洛琛微蹙眉头移开视线,不去看她不自在的表情,淡淡问道:“找我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他淡漠的问话仿佛他们真的只是简单的上下级,那么官方和疏离。方旖觉得自己真的没办法和他比,他可以把暧昧与冷漠收放自如,但她却不能那么快收拾好心情。

    不过,在人前,她还是不会让自己站在不利地位。既然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,她便也克制着心情,表现得很官方。

    “是私事,之前周律师帮我给了继父一笔钱,我一直都记在心里。眼看着要放十一长假了,我攒了一些钱,先还周律师一点。”她把信封放到他的办公桌上,谨慎道,“数额不多,离还清还有很远,但我会尽量加快速度。”

    周洛琛望向桌面上的信封,厚度不算薄,可见她是把除了生活必要的钱以外所有的积蓄都给了他。那信封仿佛一颗炸弹,放在那直让他觉得自己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“拿回去。”周洛琛言简意赅道,“攒够了一起给我,我没有收分期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方旖脸色一变,可以看得出她很尴尬。她没有拒绝,拿回了信封攥在手里和他道别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那我攒够了再送来,我先出去了。”说完话,方旖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周洛琛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,摸出打火机又点了一根烟,烟雾缭绕在他斯文儒雅的面孔前,模糊了他的五官。

    方旖从周洛琛办公室出去,就碰见了来送资料的林姿。林姿已经很久没为难她,她们现在见面还会简单地打一下招呼。

    “来找周律师?”林姿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方旖微微颔首表示是的。

    林姿道:“看你情绪不高,难道是挨骂了?迁就一下他吧,他一整晚都在这里加班,抽了很多烟,一会儿都没睡,这会心情肯定不好,你应该挑个别的时间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。方旖回想起烟灰缸里那些烟蒂,那大概是用来提神的吧。究竟是什么问题,居然能让他这样总是牢牢掌控一切的人苦恼一整晚?方旖根本想象不到那得是多么难办的事,她若有所思地回到座位上,拿出午饭安静地吃。

    内线在这时响起,她忙接起电话,道:“你好邢律师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邢肆在电话那头说:“帮我订一份午餐……不对,订两份,按照你的口味订就好。”

    方旖有点奇怪,怎么好好的吃那么多,但还是应下来道: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方旖就打电话要了外卖,外卖来得很快,她的饭刚吃完就到了。她提着外卖袋子敲响邢肆办公室的门,等他喊了“请进”才进去。

    “邢律师,您要的午餐到了。”她把食物放到茶几上,道,“要帮您倒水吗?其实午餐里有汤。”

    邢肆从椅子上站起来,挽起白衬衣的袖子道:“你坐下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方旖瞪大眼,“我坐下来一起吃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